【字体:
“互联网+”成为生活新指标 智慧城市杭州高居榜首
日期:2017年01月10日      浙江省科技厅

    2016年12月27日,在2016中国“新型智慧城市”峰会上,互联网+百人会、蚂蚁金服研究院发布了《新空间·新·新治理——中国新型智慧城市·蚂蚁模式》白皮书。
    白皮书撰写人、“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张晓峰介绍,“新型智慧城市”的新表现在新空间、新生活、新治理。白皮书提出了“六维模型”,勾画出“新型智慧城市”的蓝图:“普惠+”让城市充满温情;“信用+”让城市洋溢信任;“生活+”让智能走近身边;“智能+”让未来流行;“生态+”让结构合理;“安全+”为发展护航。
    峰会还发布了涵盖全国335个城市的“互联网+指数”。指标体系包含“互联网+益民服务”和“互联网+便捷交通”两个一级指标,以及政府管理和服务新模式、在线医疗新模式、新型教育服务、大数据交通治理等6个分项指数。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卢卫介绍,所依据的数据主要来源于支付宝“城市服务”等实际业务沉淀的实时大数据,未来还将引入更多数据来源。卢卫表示,此次发布的指数前50榜单与中国社科院近期发布的2015年中国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综合效率竞争力指数和信息城市指数前50榜单重合度分别为72%,74%和80%。“一个城市的信息化发展水平越高,其‘互联网+’社会服务水平也越高;而这个城市社会服务发展越快,综合竞争力就越强。”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华表示,“互联网+”水平已成为城市竞争力的重要部分。
    从居民角度看,哪些城市“更智慧”。中央网信办信息发展局副局长秦海表示,蚂蚁金服模式的“互联网+”指数更加强调城市转型和市民在城市生活中的获得感、幸福感。张晓峰表示,新型智慧城市的评价自下而上、以人民为中心;站在居民的角度看待城市,其最基本的标准就是可感知、可信赖、可获得,“让亿万人民在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上有更多获得感,新型智慧城市就有了生命力。”
    从城市排名来看,在335个城市中,杭州市以383.14的总分位居总指数和月均增速的榜首。总分排名前10的都是东部和沿海发达地区城市,其中上海以237.23分排名第2,之后是南京、武汉和宁波,广州、深圳和北京分列6到8名。 而在月均增速方面,一些欠发达地区增速较快,如西藏那曲地区和昌都地区分列第2和第4;而增速排名前十的除了杭州外,均为中小城市。
    白皮书介绍,总排名第一的杭州正悄然成为移动支付之城。居民出门可以不用带现金,只用手机就能搞定衣食住行;日常生活中不管是缴纳水电燃气费,还是违章罚款、看病挂号等50多项政务和生活服务,都可以通过手机完成;通过芝麻信用,居民无须押金,凭信用免费借雨伞和充电宝,享受免押金酒店信用住服务、免押金信用租车服务等。
    根据“互联网+”社会服务指数,武汉在“互联网+政务”排名中排行第一、“互联网+便民服务”排名第四。2016年,武汉通过创新政府网络化管理和服务,实现电子身份卡,用手机就能证明“你就是你”等问题。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副司长伍浩表示,发展新型智慧城市,要更加注重以人为本,便民惠民,把百姓满意度作为新型智慧城市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互联网+”指数成为城市的新指标。指数报告显示,“互联网+”正为城市服务提升打开巨大空间。总指数城市均值显示,国内的城市服务总体水平持续快速增长,2016年1月到9月,指数均值从23.74提高到48.43,增长1.04倍。根据“互联网+社会服务”总指数2016年1月和9月热力图可以发现,全国除了围绕“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外,杭州、南京、宁波、苏州、武汉、长沙、郑州、成都、重庆、青岛等区域龙头城市成为新的增长极,由点及片带动区域“互联网+”社会服务水平整体提高。在整体增长的同时,335个城市总指数变异系数从2016年1月的0.7增长到9月份的0.84,显示城市间整体差距拉大。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东北地区总体指数高于西南地区和西北地区,但2016年1到9月该地区的“互联网+社会服务”指数增速在全国七大板块中排名垫底。对此,张晓峰表示,尽管尚不能形成结论,但需要警惕区域、城市发展的“马太效应”。
    一些专家指出,欠发达地区既有后发劣势,也有后发优势。例如,西部城市“互联网+社会服务”排名第二的银川,2016年9月通过了《银川市智慧城市促进条例》,是国内第一部地方智慧城市法规,银川也是全国首个以城市为单位进行顶层设计的智慧城市。
    白皮书介绍,上网普及率与“互联网+”社会服务指数相关系数为0.74,移动电话普及率与其相关系数为0.75。上网普及率、移动电话普及率越高的省份,“互联网+”指数发展也越好,建议服务能力不足的偏远城市和地区可以先从改善居民上网环境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