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字体:
当上兼职教授的一线工人——记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获得者李超
日期:2014年06月23日      光明日报

    5月29日,鞍钢集团党校,一阵热烈的掌声中,一个平头、矮个、目光炯炯的小伙子走上主席台,从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尹利手中接过聘书,正式成为鞍钢集团党校的兼职教授。他,就是刚刚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的一线工人——鞍钢股份冷轧厂冷轧四号线设备作业区作业长李超。
    班长没给他派师傅,他把每一个工人当师傅
    李超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亲是一名技术员,经常在家修些小设备。李超耳濡目染,小学时就制作出能收几个波段的收音机,还有“自动黑板擦”,获得学校小发明奖。
    1989年,李超以优异成绩考入鞍钢冷轧厂,成为一名维修钳工。由于个子小、娃娃脸,班长起初并没注意到他,甚至没给他派师傅。李超憋上一股劲儿,非要干出个样儿来。没有师傅,他就把班里的“活长”们都当作师傅;没人主动教,他就主动去学,五花八门的技术他无一不通。
    一次,在“新增翻钢机运输链”工程中,李超把“活长”们都看不懂的十几张盖板图样画在一张总装配图上,获得了大家的肯定,班长当即授权他这个小工当现场“总指挥”。李超不负众望,带领大家将十几块盖板全部严丝合缝地安装到了设备上。
    事后,李超不仅得到了比“活长”多出40元钱的奖金,而且还收获了一份自信:只要自己肯努力,就没有攻克不了的难关。
    1998年5月,李超婚假刚休了一半,就被车间主任周敬忠叫了回来。当时鞍钢只有一条早年引自奥地利的冷轧生产线,活套段事故频发,平均两天一起,点检人员、维修人员苦不堪言。
    李超决心改变这种跟在事故屁股后面跑的状态,对活套设备进行改造,这一想法得到车间技术专家贾成洲的支持。白天,李超在现场观察、测绘、查数据;晚上回家,伏在案头,查资料,画草图。
    半个月后,李超完成了包括装配图、部件图、零件图共30多张设计制图。冷轧厂专门召开专家论证会,完善方案,厂领导当场拍板,年修期间进行改造。
    改造非常成功,第二年,活套段全年设备事故只有半个小时,一条线完成了两条线的产量。那一年的全厂创新大会上,厂里第一次设了特等奖,并把它颁给了李超。
    一线工人没有课题,他把每一道难关当课题
    像他的名字一样,李超一直在不断地超越。攻克大大小小技术壁垒,超越一个接一个技术高峰,超越自己。展开李超的创新发明目录,230多项,贯穿了冷轧厂的每一次技术跨越。
    1999年,鞍钢引进德国DMG技术改造冷轧一号线,由于改造是因地制宜在原有基础上实施的,新增的酸洗区域与轧机区域带钢运行中心线不在一条线,调试时带钢经常在转向塔部位发生故障,严重影响了调试工期。时任机组机械点检长的李超每天蹲在设备旁,观察生产时带钢运行状态,经过半个月的观察分析,终于找出了转向塔带钢跑偏的病根,对症下药,问题迎刃而解。
    2004年,鞍钢针对市场对钢板表面质量的要求,决定在冷轧二号线新建一条清洗机组。调试时,新日铁设计的一套洋设备——雾滴分离器出了问题,不断有雪花状的碱雾从30多米高的烟囱中飘出来。
    “这样会影响环境。”李超马上找日方交涉,日方调试了多次也不见效果。可李超不想放弃。他爬到30多米高的厂房上看烟囱排出的气体是否有污染,比对类似设备的工作原理和基础构造,钻到分离器里查看问题,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经过改进,烟囱再也不飘“雪花”了。
    2004年,鞍钢用新投产的冷轧二号线成功生产出O5板,并陆续打入国内几家汽车生产厂。然而,就在大家高兴庆祝的时候,有客户反映,钢板表面有锈蚀。
    之后的一段时间,李超每天都会到轧机旁蹲上一个小时。只要停机检修,他就带着点检员钻进架间察看残留的原因、位置、形成缺陷的记录,测试风动轨迹。
    随着现场勘察、测量、分析、讨论的深入,解题的思路逐渐清晰。国外普遍采用平面高压空气吹扫技术对堆积在带钢表面的大量乳液进行强力吹扫,李超改变了这个固有模式,变事后集中吹扫为事先预防、分区吹扫,对轧机出口每个甩带乳液的源头先进行强力阻拦,再对带钢表面进行强力吹扫,从而达到更洁净、更高效、更省力的清理效果。
    2006年12月,冷轧机乳液分区自动吹扫装置及相关技术在冷轧二号线正式投入使用,乳液清除率由平均93%提升到100%,钢板表面质量从O3级提高到O5级,残次品率由8%降为无残次品,当年创造效益337.30万元。沿着这个思路,鞍钢股份冷轧厂在后来建设的几条冷轧生产线上进行应用推广,截至2012年,累计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达4571.3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