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字体:
裴端卿:挑战未知的道路上,中国不应该缺席
日期:2015年05月22日      新华网

  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科技创新的事业必有科技领军人物。从今天起,新华社全媒体小分队记者深入院所高校、科研场所、企业单位,以文字、图片、音视频、新媒体报道方式,讲述科技领军人物创新、创业的精彩故事及取得的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弘扬他们报效祖国、服务社会的奉献精神,求真务实、勇于创新的科学精神,不畏艰险、勇攀高峰的探索精神,团结协作、淡泊名利的团队精神,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供精神动力,激发全社会的创新创造活力。

    作为一名科学研究人员,“有趣”是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

  因为有趣,他选择了生命科学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因为有趣,他花费8年时间“打磨”一篇论文;因为有趣,他把看似废物的尿液变成了传说中的“不老泉”……

  裴端卿,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再生细胞生物学分会会长。

  在外界看来,他是首届国家中长期规划“干细胞研究”计划专家组召集人,承担着为中国在该领域实现突破的重大责任;在研究领域,他是带着光环的领军“学霸”;在学生眼里,他是“身先士卒”的导师。而在他自己看来,能够代表国家成为人类未知领域的一名探索者,是一生最大的荣耀。

  2013年,一支法国纪录片拍摄团队专门来到广州拜访裴端卿。他们希望在这里证实一个传言,即中国人真的在尿液里找到了“长生不老”的奥秘。

  在广州的实验室,裴端卿和他的团队向世界证明:尿液可以提供健康的细胞,而科学家可以利用这些细胞得到高质量的神经干细胞,并且进一步将它们变成血液细胞、骨细胞、皮肤细胞、肝细胞甚至神经细胞。在不远的将来,科学家或许就可以将这些分化的细胞移植到人体损伤部位以便替换衰老的细胞和组织,实现延长人类生命的“奇迹”。

  “我们的研究向世界证明,生命的确充满了惊喜,科学也充满了惊喜。”裴端卿说。

  是什么让这支团队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研究成果?裴端卿说,是耐得住寂寞的坚守,是对基础科学领域不放弃、不抛弃的坚持。

  最初的起步就是这样来的。在日本等发达国家科研人员的探索基础上,裴端卿研究团队取得了突破性发现,维生素C可提高多能干细胞的诱导率达到100倍之多。这一研究成果于2009年12月在线发表在世界干细胞权威杂志《细胞·干细胞》中,并选为2010年首期封面文章。

  2010年,裴端卿团队再次实现突破。他们发现细胞发育的逆转过程是有规律可循的,它是由一个被称为“间充质向上皮转化”的机制所启动,并为继续改进诱导多能干细胞技术提供了理论依据。该项成果再次刊登于《细胞·干细胞》杂志上。

  美国斯坦福大学干细胞生物学家马吕斯·魏理格博士表示,裴端卿等人的研究结果推动重编程,“是人们试图从分子水平上理解细胞重编程机理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发现,对于细胞和再生医学研究具有广泛和深远的意义”。

  在这些突破的基础上,“尿液奇迹”诞生。裴端卿说,和传统做法相比,这一发现的主要意义在于诱导方法上采用了非整合技术,诱导后的神经干细胞不带有任何诱导因子,消除了诱导因子引起成瘤性的隐患。此外,由尿液上皮细胞直接诱导为神经干细胞跳过了可产生成瘤性的多能性获得这一步骤,所以这样获取的神经干细胞更加安全。

  “看得更远一点,若技术不断发展成熟,由于诱导多能干细胞‘年轻力壮’,再生和分化能力非常强,那么短缺的器官源也很可能得到解决。”裴端卿说,“不仅如此,帕金森症、糖尿病、地中海贫血、老年痴呆、脊髓型肌萎缩症的治疗或许都能在此找到答案。”

  裴端卿在生命科学道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正在不断刷新历史。

  迄今为止,其代表性学术成果发表在《自然》、《自然-遗传学》、《细胞·干细胞》、《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美国《生物化学杂志》等国际期刊上,共计70多篇论文,引用达3000余次。

当小学校长的父亲,是湖北农村走出来的裴端卿踏上科学研究之路的第一推动者。

  “到现在我都记得,大概七八岁的时候,父亲牵着我的手,告诉我当一名科学家很光荣。他一口气讲了很多科学家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裴端卿说。

  1980年,15岁的裴端卿以优异成绩考取华中农科院。毕业后,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中美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留学项目,并于1985年赴美留学。

  “学成归来,改变国家的落后面貌。”成为裴端卿萦绕不去的心灵回音。

  2002年,回到祖国的裴端卿已经37岁。17年的海外研究生涯,让他握有美国大学终身教职,成为业内闻名肿瘤学家。但他最终放弃了自己擅长的金属蛋白酶与肿瘤转移领域,从北京南下广州,转身投入国内尚是一片空白的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基础研究领域,开始了艰苦的拓荒路。

  “中国占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我们不该也不能永远在人类探索未知领域的竞赛中缺席啊!”裴端卿说。

  那是一段白手起家、筚路蓝缕的日子。

  最困难的时候,连“中科院”的金字招牌都失去了光彩——由于技术相对落后、缺乏基本硬件设施、试验周期漫长难出成果,裴端卿和团队一度连学生都招不到。

  想尽办法鼓舞士气、咬牙带着队伍坚持再坚持,成了裴端卿的日常功课,小时候父亲讲给他的励志故事,被他一遍一遍讲述给自己的团队同事、学生,支撑整支队伍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2007年11月,香山科学会议第313次学会召开,中国的科学工作者第一次全面聚焦干细胞生物学。在大会上,裴端卿介绍了诱导多能干细胞(iPS)研究,力陈我国在该研究领域的广阔应用前景,并建言国家加大对干细胞研究的投入。会议最终催生了2008年科技部基础司国家重大研究计划“生殖与发育”框架下的3个IPS的973项目立项。

  从此,干细胞研究在中国走上了快速发展通道,包括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在内的多支队伍你追我赶,带动中国在干细胞领域实现了对发达国家的全面追赶和局部赶超。

  “端”,意为端午节,纪念屈原的节日;“卿”则含有“为国效力”之意——“五十知天命”的裴端卿说,自己的选择要对得起自己的名字,更对得起父辈的深厚期许。

  在裴端卿办公室的书柜里,摆放着一幅标有“共产党员岗”的牌匾。办公桌右侧的墙上,则贴着一幅他自己用小楷工整抄写的《沁园春·雪》。在遇到科研难题的时候,他会一再背诵这首词,勉励自己和同事战胜困难,勇往直前。

  “科学已经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能够完成的事业,我们必须凝聚团队的力量去面对。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应当继承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也要汲取和借鉴世界先进经验,以开放的态度打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团队’。”裴端卿说。

  从2004年担任副院长开始,裴端卿就开始了新的团队建设计划。他分别引进和培养了近20位从事干细胞研究的研究员PI,自己培养了25名博士,目前整个研究院科研人员有600余名。

  曾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从事科研工作的西班牙籍科学家米格尔正是其中一员。来到广州生物院后,他放弃了之前擅长的肾癌研究,与裴端卿一起投身干细胞领域,并取得了诸多轰动性的突破。2010年,他成为第一位非华裔的国家重大研究计划973首席科学家。

  “通过裴端卿的努力,世界看到中国在诱导多能干细胞领域的开放姿态,这也是中国近年来在该领域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米格尔说。

  大家愿意追随裴老师,因为他可以给学生们6年时间去做一个科研项目,也因为他每天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11点下班,样样事情身先士卒;因为他时刻愿意与大伙讨论实验结果,也因为他会主动帮助每一个学生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

  “80后”簇拥的实验室,气氛融洽,乐趣良多。

  “毕业后,我想留在这里继续发展。这里就是全球最好的干细胞研究平台,也有全球最好的研究团队,我能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博士生王晓山说。

  现在的裴端卿,更加注重锻炼身体,希望“跑一个全程马拉松”,因为只有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能为国家和社会做更多科研工作。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不想错过难得的机遇。”裴端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