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字体:
用生命浇灌科技之花——追记最美科技人徐东成
日期:2016年12月05日      新华网

  “那天在商务车里,他侧卧在后排,手上还打着输液点滴。有时候我能听见他因为病痛轻声地吸着凉气。生病之后,他就是这样争分夺秒……”陆军雄有些哽咽地讲着他和老领导的故事。


  陆军雄口中的这位科技干部名叫徐东成,原金华市科技局局长。这样的片段是他生前同事们回忆其最后工作状态的缩影:赶路,为他未尽的科技事业。

  日前,一部名为《一个大写的人》的纪录片在金华举行首映,记录了这位最美科技人简单而伟大的生活、工作片段。

  “我搞科研出身,你骗不了我”

  从政之前,徐东成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科研工作者。北京大学化学系博士毕业后,他又在韩国、美国博士后研究站从事“精细有机合成药物化学”研究。

  2003年,原本可以接受杜邦等知名企业高薪聘请的徐东成却有些出人意料地通过公开招聘,回国成了一名高学历的地方干部。

  “我觉得他心底里保有一种家国情怀。”北京大学金华信息科技园王力楠说,“有一种读书人的担当和愿意为家乡、祖国做一些事情的抱负。”

  回国从政后,徐东成先后在区县一级分管过环保等工作。和他共事过的同事都觉得他有时有一点“轴”。

  “这就是徐东成的处事风格,和科学研究容不得数据造假一样,他对待工作也十分严谨细致。”金华市委组织部吴晓辉说。

  据同事介绍,徐东成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搞科研出身,你骗不了我。”他用这句话震慑过偷排污水的违法企业、识破过申报项目中的数据差错……“学者身份对他而言并不只是一件光鲜的外衣,而是真正让情怀落地的工作态度和方法。”金华市科技局成果与科技合作处处长陈英说。

  “徐局几乎每个月都会来园区走访,他‘科研式’的工作方法让我感到无形的压力,同时也是一种无声的影响。”王力楠介绍,截至2016年11月,北大金华信息科技园已经从一无所有到实现总产值1.87亿元。

  “只有书生意气,没有书生傲气”

  2011年6月起,徐东成开始担任金华市科技局局长。回归本行的工作徐东成做得更加得心应手。

  面对金华本地高校院所少,高水平人才少;区域吸引力有限等问题,徐东成一方面改变现行政策,提出研发投入按比例资助政策,鼓励创新投资;另一方面,促成与国内高水平院校、研究机构的合作,引进北大金华信息科技园、中科大技术转移中心等园区机构。

  “原来觉得他是博士,以为有一种读书人的傲气和架子,”金华今飞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葛炳灶说,“但是接触了才知道徐东成是真正的‘店小二’局长,是解决问题的。”

  金华中烨超硬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申建中说:“徐东成做科技局长时,对企业来说就像一个班主任、辅导员。有时候我们有困难,徐局比我们还着急。”

  2014年,徐东成了解到中南大学的超硬材料部分技术对申建中的企业技术创新升级有所帮助,主动承担了介绍人的角色,先后4次奔赴中南大学商谈校企合作事宜。这种超硬材料正是目前炙手可热的页岩气开采所要用到的材料。

  “目前我们的超硬材料已在各大油田试用,2016年预计产值可达4500万元。” 申建中说。

  “在金华,这样的企业不胜枚举。徐东成的工作方式很多时候是‘公事私办’,有熟悉的教授主动牵线,有新的信息他及时向企业反馈。”浙江省科技厅机关党委副书记齐昕说。

  “我佩服徐局的能力也钦佩他的为人,有困难时科技局的大门可以常进出,技术突破了,我们的礼券却永远送不进去。” 金华市宝林墨水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宝林回忆起徐东城时说。

  “我只是崴了一下脚”

  2015年3月,湖南大学科研院粟石军来到金华,洽谈产学研合作深化问题,当时癌症病痛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徐东成的基本行走。当晚10点左右,徐东成决定还是去探望一下远道而来的客人。当粟石军问起怎么行走不便时,所有同行的工作人员都记得徐东成一笔带过的那句话:“没事,我只是前两天打篮球,崴了下脚。”

  “徐局很少提他的病。”金华市科技局办公室主任郎荣旗说,“他在中心医院的病床前,永远放着待批的文件和企业资料。”

  2015年9月,徐东成病重赴北京就医,浙江名创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傅德军前往探视。“他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全国创新创业大赛获奖了吗?’当时他已经非常虚弱了,还心心念念想着我们企业的发展。”

  2015年10月13日凌晨,徐东成的生命定格在51岁。“410多天了,和东成共事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金华市科技局局长方洪海看完影片后说,“实事求是、埋头肯干是徐东成身上闪烁的科技人精神。”